欢迎访问本站!

首页快讯正文

usdt钱包支付(www.caibao.it):任军锋读《娇惯的心灵》:偏执易感的心智与误入歧途的大学

admin2021-02-0625

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任军锋读《娇惯的心灵》:偏执易感的心智与误入歧途的大学

《娇惯的心灵:“钢铁”是怎么没有炼成的?》,[美]格雷格·卢金诺夫、[美]乔纳森·海特著,田雷、苏心译,生涯·念书·新知三联书店,2020年7月出书,527页,69.00元

《娇惯的心灵》之所以值得一读,不仅在于两位作者简练明快的文风、聚焦主题启人思索的谋篇布局,更在于作者对时代议题的精准掌握,同时有针对性地整合并吸收相关领域的前沿功效。可以说,两位作者能够准确掌握公共写作的基本要义,并将其施展至淋漓尽致的境界。加上两位译者田雷、苏心精妙传神的中译文,更是锦上添花,中译者在准确转达原文意涵的基础上,与中文的表达意蕴有用衔接,相互呼应,时刻提点中文读者的历史现场感和跨语境的代入感。事实上,《娇惯的心灵》中所展现的诸多问题,并非美国所独占,而是以另一种样态正在包罗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伸张滋生,这应该是业已在中文书界独树一帜且别开生面的“雅理译丛”引介此书的专心所在。

打眼一看,主题目“娇惯的心灵”,加上副题目“‘钢铁’是怎么没有炼成的?”的陪衬,读者的第一反映会误以为两位作者意在撰写一部“育儿宝典”。实际上,遍览全书,仔细的读者即会发现,两位作者的主旨立意,首先在于审阅新世纪美国大学所面临的诸多迫在眉睫的危急,剖析危急背后的诸多错误看法,进而追溯并展现孕育这些错误看法的社会条件,并在此基础上追求解救危急的可能途径。

可以说,《娇惯的心灵》是一部剖解现代(美国)大学的灵魂之书。偏执易感、见火就着、动辄得咎的懦弱人设,小我私家感觉至上、情绪推理、不惜以最坏的恶意推断他人的扭曲心智,非此即彼、非黑即白、部落主义、排他性的共敌式身份政治等等。原本,作为自由开放的头脑园地,现在的大学校园却弥漫着一种“防御性的自我审查文化”,从教授到青年学生,人人噤若寒蝉、一尘不染,大学俨然沦为私相授受、自求多福的轻易之地;原本,作为多元包容、同等讨论、探求真理的学术殿堂,现在却沦为拉山头、闹派性、相互敌视、相互举报的角斗之场……

《娇惯的心灵》的写作缘起,是两位作者已往几年眼见美国大学校园愈演愈烈的冲突和暴力事宜,该书的雏形是两位作者于2015年揭晓在《大西洋月刊》的同名文章。据作者在“序言”中透露,文章原本的题目是:“越争越悲痛:大学校园是若何导致认知扭曲的?”听说月刊编辑揭晓前为强化题目的吸引力,将题目改为“The Coddling of American Mind”,最终的成书便沿用了这一颇抓眼球的题目。题目说话显然脱胎于政治哲学家艾伦·布卢姆(Allan Bloom)1987年出书的那部旷世杰作“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封锁的美国心智》)。将《娇惯的心灵》前后两个题目对照,应该说,两位作者最初设定的题目更为平实,且更贴近写作者的现实关切和著述旨趣。

《美国精神的封锁》, [美]布卢姆(Allan Bloom)著,战旭英译,冯克利校,译林出书社,2011年3月出书,348页,35.00元

中译本将“Coddling”译成“娇惯”,语意上虽然并无错处,却在客观上与全书的著述主旨发生显著的错位,而且这样的中译题目说话无形中屏障了许多原书所意欲的目的读者。在汉语语境中,“娇惯”,主要指涉怙恃对子女的无原则溺爱,纵容任性,毫无礼貌,缺乏约束和控制等等。但原书题目接纳“Coddling”,一方面虽然出于吸引读者眼球之需要,但更深条理的意图在于反讽弥漫大学校园文化的扭曲:懦弱人设、平安主义、举报文化等等。在这种文化气氛中,本应属于正常学术探讨局限的正常言论,经由听者偏执易感的心智的负面过滤,被上纲上线,乱贴标签,肆意攻击,甚至暴力相向。大学校园本应是理性平和、相互反证、自由探索真理的学术园地,现在却沦为种种誓不两立的意识形态态度你争我夺、各不相让的意见秀场。

为了凸显原书作者的著述主旨,笔者斗胆将《娇惯的心灵》一书的题目暂时改成“偏执易感的心智与误入歧途的大学”,意在更为直观地转达该书所聚焦的焦点议题,同时将其作为这篇谈论的主题目。

移动互联网世代与社交媒体

阅读《娇惯的心灵》,需要注重以下四个时间节点:1995年,2011年,2013年,2017年。

凭据社会心理学家简·特温格(Jane Twenge)的研究,如果说1982年至1994年之间出生的一代属于“千禧世代”,那么,1995年出生的一拨孩子应被称为“互联网世代”的劈头。特温格之所以以1995年作为一个要害性的代际分水岭,在于移动社交媒体的普遍使用,社交媒体也成为区分互联网世代与之前的千禧世代最为突出的标志。

2006年,互联网世代的头生子十一岁,“脸书”将其注册用户岁数限制下延至十三岁。也是在统一年,“推特”社交平台正式启动。2007年,第一代苹果手机问世,更为个性化的社交平台“汤博乐”降生,并迅速发展为全球最大的轻博客网站。2010年,移动应用社交平台“照片墙”问世,2011年,移动分享应用平台“色拉布”投入运营……

2013年,互联网世代头生子十八岁,他们进入大学,2017年,他们大学毕业。今后,互联网世代成为大学校园的真正主人。2017年也是特朗普就任总统的第一年,这位“推特总统”更是将社交媒体的潜能施展至淋漓尽致的境界。

社交媒体从基本上改变了“95后”们的社会关系模式、看法形态甚至行为方式,互联网世代与千禧世代之间也因此泛起显著的断裂。社交媒体平台改变了互联网世代的生涯方式,而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即时便捷的信息筛选、整合和推荐机制,无形中将每小我私家“锁定”在以自我为中央的信息茧房之中,我的茧房我做主。社交媒体使人沦落其中,无法自拔。2017年,在一次采访中,“脸书”首任总裁谈及该社交媒体的运营计谋,读之真令人细思恐极。他这样回忆道:

社交媒体主导下的这一全新社会来往形态,在客观上强化的正是《娇惯的心灵》所要集中破除的如下三种错误看法:①泛化的平安主义,尽力屏障一切可能带来情绪或看法上的冒犯或痛苦履历,而不是从与差别态度主张的碰撞激荡中磨炼韧性,培育理性;②对于他人之行为或言论,接纳的是自我感觉统御下的情绪推理,甚至恶意忖度,而不是理性主导下换位思索,多元包容;③秉持非善即恶、非黑即白的道德二元论,天下是“我们”与“他们”、同伙与敌人、好人与坏人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标榜自己道德若何高尚,见识若何高明,对手德性若何低劣,智性若何脑残,而不是对大量含混交杂的灰色地带保持高度自觉,对种种主义标签形成慎思明辨的理性能力。

2016年,美国进入“特朗普时刻”,其发端虽然有着极其庞大的政治和社会泉源,但这一时代与互联网世代相互叠加,相互强化,其中的因果机制,着实耐人寻味,颇费思量。特朗普时代美国社会所暴露出的诸多症候,诸如情绪宣泄、社会撕裂、党派敌对,针对历久以来主宰大学校园文化的学院左派文化看法的猛烈反弹,对作为文化左翼意识形态衍生物——“政治准确”针锋相对的挑战等等,诸云云类业已突破大学围墙的冲突,在美国社会掀起一场空前规模的“文化战争”。与此同时,以开放多元、自由包容、以探索真理为职志的大学校园文化,今后遭到意识形态斗争的“精神毒化”:学术争论被泛政治化、敌对化,学术分歧被上纲上线为政治主张和意识形态态度的敌我斗争,作为学术流传和校园文化有机组成部分的公共论坛和学术演讲,无法按计划有序举行,甚至因遭抗议被迫作废,教授正常局限的课堂教学、学术研究以及公然揭晓,遭遇偕行或学生揭发揭发,教授群体态度看法同质化,且自以为是,不容异见,甚至以“政治准确”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教授群体心智款式的扭曲,也在潜移默化中促使青年学生的心智走向变形,人人自危,噤若寒蝉,学者群体私相授受,抱团取暖和,差别态度群体之间相互搪塞,相互拆台算计。教授与学生之间信托流失,大学校园文化生态发生畸变,大学自身正在自鸣得意中误入歧途。

新世纪大学校园文化生态的畸变

学术或科学的职志在于通过自由探索追求真理。原则上说,学术无关乎政治,政治涉及权力的攫取和使用,它经常被党派意见裹挟。然而,在实践中,政治却往往透过学者小我私家的文化态度、意识形态以及政治主张,直接或间接地渗透在教授们的学术流动之中,这在哲学和社会科学中体现得尤为突出。有鉴于此,为了确保学院里自由讨论、相互反证的气氛,就需要保持态度的多元平衡,防止因教授群体态度同质化而导致僵化教条,心智封锁,进而使学生视野偏狭,固步自封,致使校园文化生态因缺乏体制性反证而走向扭曲变形。

近年来,一系列专门针对大学各学科教授群体政治态度的观察发现,1990年代以降,左翼与右翼之间的比例迅速攀升,除了经济学左右比例维持在4比1之外,在人文和社会科学焦点领域,左右比例险些所有跨越10比1,而在《娇惯的心灵》作者之一海特所在的理论心理学领域,2016年的左右比例高达17比1。与教授群体政治态度同质化响应,学生群体也日益被拉向“左半边”,自认保守派或温和派的学生不停缩水,而自由派的学生比例不停飙升,从2012年以降,学生群体的左转趋势呈现出不停强化之势。面临美国大学校园左右比例严重失衡的态势,《娇惯的心灵》两位作者提出如下警示:

与二战后至1960年代起劲投入社会刷新、重修社会正义的改良左派差别,新的文化左派深受种种“后学”目不暇接的新鲜语词的浸染,它们注重的是抽象的哲学批判和话语剖析,而不是对详细社会现实问题的诊断,以及针对性的行动方案:差异政治学、身份政治学、认同政治学,日趋成为主导性的学院话语。在大学各学科领域,妇女研究、黑人研究、拉美裔美国人研究、LGBT研究、移民研究,纷纷拉伙圈地,多点着花。这些研究门类背后的动力,与其说是出于研究者纯粹的学术好奇,还不如说是更为直接的社会和政治主张的衍生物,它在强化“受害者”群体的自豪感的同时,在客观上却在不停解构着美利坚国家赖以为继的价值共识。出于对历史上和现实中那些遭遇不公的受害者的同情和负罪心理,文化研究俨然沦为“受害者研究”,他们首先体贴的是小我私家在他者眼中的身份和尊严问题,而不是更为直接的阶级和贫困问题 。

罗蒂著《筑就我们的国家:二十世纪左派头脑

学院左翼上述脱离社会现实、居高临下且不停走向“内卷”的趋势,与美国两大建制政党愈演愈烈的寡头化趋势形成了同谋式的呼应,历久被压制的社会不满,终于在政治素人特朗普的一整套反建制、民粹主义、反智主义、反“政治准确”政治口号的感召下,一夜之间呈“井喷”之势,令许多人尤其是学院左翼人士一时间猝不及防,手足无措。特朗普四年总统任期,从大学到整个美国社会,履历了伟大的精神打击,对左翼人士来说,无异于一场精神噩梦,我们也见证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文化内战。

现在看来,导致这场猛烈震荡的,绝不能简朴归咎于特朗普的人设,它毋宁是1960年代以降左翼文化不停走向激进且自以为是所导致的最为直接的效果。而社交媒体的普遍使用,打破了历久以来将大学与社会、学术与政治隔脱离来的围墙,广场政治的派性冲突,最先成为大学校园内文化生态结构的一部分,广场政治直接介入学术争论,使学术分歧扭曲变形为政治派性冲突。

米洛·雅诺波鲁斯(Milo Yiannopoulos),新右翼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编辑,特朗普的铁杆儿粉丝,以“有德性的挑战者”自居,并经常通过社交媒体公布一系列极具刺激性的言论。2017年2月1日,米洛原定在伯克利加州大学揭晓演讲,引起以“反法西斯主义者”(Antifa)为代表的左翼激进组织和左翼师生的猛烈抗议,支持米洛者被指为“新纳粹分子”,双方大打出手,导致严重的暴力流血事宜,最终,当晚演讲被迫作废。颇具反讽意味的是,伯克利,1960年代曾经作为争取大学言论自由和民权运动的发祥地,现在却以暴力打砸抢的方式,阻止一场在他们的认定中包罗愤恨言论、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的公然演讲。对此,《娇惯的心灵》两位作者不禁发出如下疑问: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伯克利事宜开启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今后,“越来越多的左翼学生接受了这样的看法,面临他们感应‘可恨’的言论,做出暴力的回应经常就是正当的。”

查尔斯·默里(Charles Murray),市场自由派学者,供职于保守派智库企业研究所。2017年3月2日,应佛蒙特州明德学院约请,默里拟连系自己于2012年出书的《走向盘据》一书,就美国白人劳工阶级若何走向停业揭晓演讲。鉴于默里为特朗普反移民和商业珍爱政策辩护的态度,加之他本人1994年与另一位作者互助出书《钟形曲线》一书,意在展现导致种族之间平均智商差的基因泉源,民德学院许多左翼师生便据此认定,默里是典型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种族主义者,联名要求校方作废此次流动,遭到校方拒绝后,抗议者当晚便蜂拥至演讲现场,高声喧嚣,使流动难以有序举行,迫使演讲中途转移至线上直播,最终,抗议者照样发现了演讲者和与谈人的直播所在地,他们便聚众破门而入,冲进直播间,诅咒围攻演讲者和与谈人,致使与谈人受伤入院。

明德学院学生否决查尔斯·默里演讲

海瑟·麦克唐纳(Heather MacDonald),新闻记者,兼职状师和社会谈论员。2017年4月9日,受麦肯纳学院的约请,麦克唐纳拟就此前出书的《向警员开战》一书揭晓演讲,该书的副题目是“层出不穷的对执法和秩序的抵制若何将人人置于危险田地”,作者意在指出,种种以“黑命贵”名义提议的抗议流动,客观上导致警员不愿介入少数族裔社区维持治安,致使这些社区犯罪率飙升,当地住民生命和财富遭遇更为严重的威胁。然而,麦氏的这一论点,在左翼师生眼里,简直冒天下之大不韪,他们认定,校方约请这样的人来做演讲,明白是在为警员暴力执法推波助澜,是公然地为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警员国家背书之举。演讲当晚,示威学生打击会场,使演讲不得不暂且改为线上直播,但示威者照样不依不饶,打击直播现场,最终使演讲被迫作废。事后,响应抗议者的左翼学生组织将麦克唐纳指为“法西斯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好战派、恐同、歧视变性人,‘而且’以阶级斗争为纲” 。

麦肯纳学院的学生使海瑟·麦克唐纳的演讲被迫作废

类似性子的事宜,不仅发生在青年学生中心,而且正在作为教育者的大学教授群体内伸张,这也许是更为令人忧虑之所在。瑞贝卡·蒂韦尔(Rebecca Tuvel),田纳西州孟菲斯市罗德学院哲学系助理教授。2017年3月29日,蒂韦尔在女性主义哲学杂志《希帕提娅》官网揭晓题为“为跨种族主义而辩”的署名文章,在文中,蒂韦尔援引详细案例指出,与跨种族身份相比,社会对跨性别身份的态度显示得加倍开明。文章甫一揭晓,便引起轩然大波,一群左翼学者联名要求杂志撤稿,认定这篇文章暴露出“白人女性主义的所有错误”,指控作者“恐惧变性身份”,而且有“暴力”倾向。面临蒂韦尔遭遇的围攻,许多偕行学者私下对蒂韦尔表示同情,却在公然场合噤若寒蝉,不敢公然声援。更有甚者,有些女性主义学者公然一套,背后却完全是另一套,她们私下表达对蒂韦尔的同情和支持,却在公然场合加入攻击者队伍,甚至竭尽全力,惟恐人后。

艾米·瓦克斯(Amy Wax),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教授。2017年8月,瓦克斯与另一位教授互助在费城一家报纸上揭晓题为“为我国中产阶级文化的溃逃而付出代价”的谈论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听说犯了学术界之大忌的话:“所有的文化都差别等。或者说,至少有些方面,比如说让人们做好准备,生涯在蓬勃经济体中而能有其所能,差别的文化是差别等的。”

一个星期后,宾夕法尼亚大学五十四名研究生和校友揭晓联合声明,指控瓦克斯教授的文章体现出“异性恋、父权制、基于阶级的、白人至上的邪恶逻辑”,同时要求大学校长就瓦克斯本人的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睁开观察。与此同时,瓦克斯在宾大法学院的三十三名同事也群体响应,公然向瓦克斯举事。

大学何以误入歧途?

事实是什么原因,导致大学校园文化云云扭曲?《娇惯的心灵》的两位作者给出如下六条注释线索,这些线索在客观上相互交织,相互强化:①美国社会愈演愈烈的政治极化;②近些年,美国青少年抑郁和焦虑症呈迅速伸张之势;③中产家庭怙恃们对孩子过分呵护、直升机式的教育方式;④互联网世代的孩子课余时间被大量的补习班占有,他们自由玩耍、自由支配的时间被大幅压缩;⑤大学权要机构不停膨胀,校园平安注重、维稳头脑促使其全方位介入学生事务;⑥以效果同等为导向的社会正义看法日益取代“相等-程序的社会正义”,为了照顾某些身份群体的自我感受,不惜牺牲基本的程序正义。

政治日趋极化,党派敌意日深,左右两翼相互视对方为誓不两立的敌人。从公共媒体到社交媒体,纷纷依据各自的意识形态态度选边站,更使双方在情绪上不停两极分化。政治生态的扭曲,带来大学校园文化生态的畸变。在校外右翼势力的声援下,先前在校园里噤若寒蝉的右翼组织最先仰面,并与左翼势力渐成僵持之势,加之面临汹涌舆论和公然的情绪对立,校园领导层缺乏决断意志,面临冲突往往畏首畏尾,优柔寡断,教授的任何在说话上有失稳重的言论,都可能成为舆论的爆发点。

进入2010年代,美国青少年患抑郁和焦虑症的比例大幅上升,观察显示,在天天与社交媒体打交道的“互联网世代”中心,心理疾病愈演愈烈,自杀率更是高得惊人。从2013年至2017年,随着“互联网世代”成为大学的主体,偏执易感、情绪推理、懦弱人设、平安主义,使得大学校园经常沦为社会舆论的沸点和不满情绪的发泄口。

青少年心智懦弱晚熟,这与中产阶级怙恃新的教育方式也不无关联,对孩子各样呵护,经心种植,唯恐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怙恃的过分羁系,使孩子很少有机遇养成自己战胜懦弱所需要的韧性。随着这样的孩子进入大学,平安主义头脑方式也随之被带进大学校园。对互联网世代来说,一方面,他们天天独自面临屏幕的时间大大增添,另一方面,学校和怙恃对孩子的学业期待变本加厉,他们很早就最先为孩子未来能进入更好的大学拼尽全力,为积攒更能吸引大学招生官的漂亮履历争分夺秒,孩子们自由玩耍时间被层层加码的作业占有,他们很少有机遇通过游戏扩大见识,通过与人来往坦荡心胸,培育社交技术和面临压力的韧性。

从大学自己的组织来看,现代“巨型大学”(multiversity)在功能上日趋多样,其运营方式日趋公司化。校园权要事无巨细,维稳头脑压倒一切,种种行政控制无所不用其极。为了防患于未然,过分羁系,对任何引发所谓“危险”的言论严加管控,这在客观上助长了举报文化甚嚣尘上,致使教授在课堂上经常心惊肉跳,生怕说错话动辄得咎,引发校内外舆论的声讨,致使大学校园人人自危,信托流失。大学校园也因此不停滋生出一种“受害心态文化”,人们变得敏感易碎,见火就着,当事者在面临冲突时,第一反映即是向第三方即大学行政政府追求拯救,这就使他们日益对大学行政政府发生本能的“道德依赖”。

回归大学的初心使命?

若何使误入歧途的大学重回正轨?回归大学的初心使命?《娇惯的心灵》的两位作者的写作旨趣,绝非基于道德主义式的社会批判,而是直面问题所在,展现问题之泉源,并在此基础上起劲建言献策,招呼人们以身作则,起劲接纳行动。

《娇惯的心灵》行文至第四编,首先聚焦进入大学之前的青少年的教育之道,其次则是追求大学教育自身的刷新之道。只管都是原则性行动建议,却极富针对性,作者意在开启一场家长、中小学和大学教育者之间的建设性对话,使家庭、学校、大学对青少年的教育相互有用衔接,形成协力,配合助力青少年的健康发展。

为了能够使孩子健康发展,培育心智韧性,战胜懦弱人设,需要家长和学校有用控制平安主义的头脑惯性,给孩子们更多的自由时间,嬉戏玩耍,组织夏令营以及课外俱乐部等等,使他们在无人看守的条件下逐步积累反懦弱的履历,养成与人相处、相互说服的基本技术,学会自己判断风险,并自觉规避风险,遇到问题,能够治理情绪,保持镇定,寻找解决之道。通过种种途径使孩子养成自觉反思,换位思索的习惯,通情达理,智性上保持谦逊,追求共性的身份政治,而不是寻找敌人的身份政治。

对青少年来说,从中学进入大学,是人生的要害转折。为了使这一过渡履历需要的缓冲,两位作者提出,进入大学之前,孩子们应当事情或服役一年。在这一“距离年”时代,孩子脱离家长,独自事情和学习,探索小我私家兴趣,磨炼人际来往能力,使他们在进入大学之前,心智尽可能成熟起来。在两位作者看来,这不仅可以作为孩子的“成人礼”,而且有助于逆转政治社会日趋极化的态势:

大学探索真理,教授知识,弘扬学术,教授传道授业解惑,引发学生熟悉真理,热爱真理,而追求真理的条件在于自由探索。为此,大学需要切实保障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对于民众的气忿,舆论的汹涌,大学应当未雨绸缪,能够做到临危不乱,是非明白,而不是自乱阵脚,被舆论沸点裹挟,针对任何滋扰正常学术流动和学术秩序的蛊惑行为,大学政府应当具备足够勇气对之坚决说不。

精英大学在招生过程中,应多招收那些素质周全、性格成熟、人格自力的申请者,而不是那些在填鸭式教育中被塑造成的考试机械。

对于大学自身来说,不仅要确保师生在种族、性别方面的多元性的同时,更要确保“态度的多元化”,制止某一种政治态度在大学定于一尊。在大学里,无论是教授照样青年学生,围绕特定论题发生冲突、争媾和论辩,应是校园生涯的常态,应从容面临,学会摆事实,讲道理,心平气和,相互驳正,而不是相互攻讦,更不应沦为人身攻击。批判性头脑的条件是智性的谦卑,学会换位思索,养成开放心智,推己及人,以礼相待,而不是非敌即友,非黑即白,拉帮结派。

无论形式怎么改变,追求真理,应当是大学始终坚守的初心使命,两位作者坚信,只要大学能够坚持上述改造之道,理想的大学并非遥不能及:

这样的大学,不仅是一个国家赖以立基的基本福祉,而且是一种文明生生不息的精神灯塔。1750年,本杰明·富兰克林开办宾夕法尼亚大学,在给塞缪尔·约翰逊的一封信中,富兰克林这样写道:

在举国上下群策群力,将建设天下一流大学作为我们新世纪主要奋斗目的之一的今天,什么才是中国大学应当始终持守的初心使命?中国大学在继续将助力大国崛起作为自身无可推卸责任的同时,是否需要成为更为基本的精神垂范的载体,负担更为深远的文明庚续的使命?我们的大学离这样的期许事实另有多远?现实中,我们的若干起劲非但无助于靠近这一期许,反而与这样的期许渐行渐远?……

这,应当是置身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时刻”的我们捧读《娇惯的心灵》更为深沉的关切吧!

(本文将收于《通识教育谈论》第八期,复旦大学出书社,2021年即出)

网友评论